主攻全职✔ 脑洞乱开写段子
坚定林方不动摇,双鬼安定夫妻相
繁花血景一万年,周安王乔冷CP
微博名同lofter 欢迎互fo

【全职/周安】往事可追

ooc  ooc  ooc

目录点我

孤岛相逢—周安同好群   QQ群号 483668628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周泽楷把鼠标停在关注列表上,想了半天微博好像看不到访客,才放心的点了进去。

加入兴欣之前的微博被删的一干二净,第一条微博变成了“这就是杭州。”配图是一张杭州地铁站的照片。

倒是头像还是那个写的有些奇怪的安字。

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,他返回自己的微博,在成为职业选手之前的微博如同安文逸一般删的不剩什么。

就突然想到一个词,天各一方。

总有那么一个人,曾经亲密无间,却突然渐行渐远,之后再怎么样也无法开口说什么了。

周泽楷把私信那一栏关掉,叹了口气,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发出去。

安文逸打开自己的关注列表,系统诚实的按照关注时间排好了顺序,翻到最后才看到第一个关注的人物。

犹豫了半天也没把人取关,还给自己找了很强大的理由。现在自己也成为了职业选手,微博关注一下别的战队也是正常的。

想了想还是不爽,安文逸关了手机随手扔在桌子上。把刚起床准备吃饭的老魏吓了一跳。

“你这是咋啦?考试挂科啦?家里不支持啦?不会是女朋友不理你了吧?”老魏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“差点吓出心脏病啊,不对你小子没女朋友呀?”

“没啥,前男友。”

“啥!!!”看到老魏那种世界崩塌的表情,安文逸觉得舒服了不少,又有点过意不去。

所谓的前男友,也只是开个玩笑,毕竟年少轻狂,玩得好而已,谁会细究其中的感情。

“你要是再不说话,我就去找其他人玩了。”

“行舟你真的很厉害啊,我打游戏就是个手残,要是没有你我会被欺负死的!”

“我快要考试了,祝我好运,希望数学好做一点。”

对面的人这才笑了声,“好好学习。”

“我知道啊,只不过最近课程变多有点不习惯新的作息时间,过段时间就好了。”

“嗯,我知道,也好好休息。”

安文逸不自觉的笑了起来,带着点小得意,看着站在行舟旁边的战法,带着点炫耀的说“看,他就是关心我。”

游戏里的好友头上冒出了一串巨大的“???”“关我什么事啊,还有你们俩是男女朋友吗,搞这么肉麻。”

“就当是吧。”神枪手头上冒出来这么一句话,让安文逸在电脑前忍不住笑出声来,密聊了对方一句,“知道了,我去学习啦,男朋友!”

杂志上对安文逸的评价是,沉稳理智。周泽楷透过这几个字,仿佛看到了当年意气风发的小少年。

有些人不是生来就沉稳理智的,总有人在经历了一些事后成长。

为什么会突然和安文逸疏远,周泽楷当时也说不明白。

“到时候我就考去你的城市上大学,实在不行就让行舟你养我。”

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第一反应是恐惧,然后就是拒绝。

沉默的空气让人心悸,之后,有些东西开始变了。

说着自己准备好好学习就不上游戏的少年,慢慢不再缠着他,QQ的最近联系人从第一位渐渐地沉到了下面。游戏里那个账号再也没亮起来过,曾经各种互动的微博,终于在成为职业选手的时候清空了。

有时候也会想起来曾经关系密切的少年,盯着手机上他唯一发给自己的一张照片发愣。无数次打开对话框,对着最后聊天的那句晚安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也就这样吧。

为什么会选择成为职业选手?

因为当时队长的邀请,想要努力尝试一下。

听说最喜欢的职业选手是张新杰,是以他为目标吗?

是的,他是我很尊敬的前辈。

还有其他比较喜欢的职业选手吗?除了兴欣以外,觉得和谁搭档更好一些。

并没有特别的,兴欣是最适合我的。

接受完采访之后,安文逸松了口气。他并不喜欢这种充满试探的访谈,若是一不小心,可能就会被各种断章取义。

曾经肆无忌惮的少年在某个人无声的拒绝中,彻底离开,最终成为了现在的这个自己。没有人会再宠着你,没有人会开着视频监督你做作业,在半夜听你抱怨然后安慰你。安文逸看了看窗外不算明亮的天空,眼睛有点酸。

周泽楷的手有点抖,按理说打了那么多年比赛,他是不会出现手抖的情况的。可是,不同以往的紧张。

对面的人浅浅握住了他的手,然后松开,带走手心里潮湿的温度。

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,和照片相比,他长高了一些,灿烂的笑容换成如今严肃的目光。

周泽楷看着空着的手,自嘲的笑了下,他好像知道当初的自己错过了什么。

当初的恐惧变成了深深的愧疚,不过,看着手心里的薄汗,周泽楷想这个人也许有些地方还是没变的。

“谢谢指教。”他听到安文逸对着每个人礼貌的问候,唯独跳过了他。

终究自己还是特殊的那个。

有些人会存在于记忆深处,即使不停地欺骗自己说,我根本不在乎,也会在真正遇见的那一刻崩溃。

成为职业选手后,和周泽楷的接触变得多起来。群里说话时,总会看到某人在后面迅速的接标点符号或者表情包。

这算什么啊,设了特别关注吗?安文逸戳了戳屏幕上的头像,摸不清对方的心思。

在曾经的战法好友A了的时候,寄给他一张治疗的账号。

“我和我媳妇准备结婚了,这张账号卡送你了,另外恭喜成年。”

于是换了区服,拿着妖号牧师,进入霸图的分工会。曾经的账号,再也没登陆过。

在某天的晚上,打着游戏抢着boss,看到轮回公会的神枪手,突然间就明白了,原来,当初那种感情,叫做喜欢。

再也没有喜欢过其他的人,也可能不会再喜欢上其他人了。

安文逸承认,这份感情从当初的无措,不甘,怨恨,一天天的压在他心里,终究在见面的这一刻汹涌而出,原来,我还是喜欢你的。

会在和老友聊天的时候,不自觉的说出“当年你明明被行舟打的超惨。”

视频对面的人抱着女儿笑起来,“只要一调戏你行舟就要暴走似的,你们俩现在还好吗?”

安文逸想了想,“还算可以吧,但是就是不知道怎么和他说话,顺其自然吧。”

“你别后悔就行,至少我是站在你这边的,他要是再欺负你,我就抱着我家小可爱天天去轮回门口堵他。”

“那他估计会很高兴。”

成为冠军的时候,安文逸还有种不真实感。收到信息的时候,更加觉得自己在做梦。

“恭喜。”

还没想好回什么,对方又发来一句。

“你踩我踩的超狠,委屈。”

“委屈的是我吧。”

像是回到几年前的晚上,躺在床上发着短信。回过神来,已经错过了撤回的机会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安文逸愣了下,这几年或许自己等的就是一个答案吧。

若是当年没有疏远过,两人会是什么样呐。可能会热情如火的在一起,但怕是少年心性无法长久。

时间把这份感情沉淀下来,终于在日日夜夜中看明白自己的心。

现在的他们,足够面对一切。

安文逸又发了条消息过去。

“大哥家的小姑娘快过生日了,一起去吧。”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97 )